宗教和不容异己是不相配的

Arquivo BV

Alziro Zarur 

1980年代,在《圣保罗页报》,曾有一位读者提起,我发表了一个有关宗教不是一个武打擂台的观点,因人们为了捍卫信念、为了本质是爱的神而在那儿你争我夺,所以,我不能苟同奉神的圣名而演出仇恨的表现,也不能用愤怒来捍卫神。奥齐洛·札鲁(Alziro Zarur, 1914至1979年)曾说过:“世界上最大的罪犯就是借用神的名义来煽动仇恨的人”。

我们应当以着同舟共济、尊重生命、圣灵光照等角度去认识宗教,就是我们的本质。我只能凭着充满活力、活跃的、实际的、真正无私的、对心灵敞开的光明道路等理由去了解宗教,正因如此,宗教应成为捍卫道德的前锋。如果不能对百姓艰难的生活进行合理改变的话,我就不能明白宗教。老百姓越来越需要神,将神视为道德与灵性堕落以及所带来的社会恶果的解药,这些恶果包括:墨守成规、宗派主义和不容异己等堕落的思想,使万众之灵越发暗淡 ... 。我们在任何情况之下都不能将无神论主义者排除在神造福世界的计划之外。

宗教,作为感性的升华,通过被造者之间的友爱互助与公平对待,可使得人类能更之完美,与其创造者合而为一。把握住时机的敏锐触觉,正如先知穆罕默德在《可兰经》里所言:“我们信靠所显现给我们的以及显现给你们的那一位。我们的神和你们的神是同一位。我们应当顺服祂”(新译)。

神,智慧和悟觉

Tela: Fray Juan de la Miseria

Santa Teresa d’Ávila 

如果我们不以着成见或丑化的角度去看神的话,就可了解天父是智慧和悟性的取之不竭的源头。圣德肋撒·阿维拉(Santa Teresa de Ávila, 1515至1582年)曾说过:“我们要尽量看别人的好的一面,将他们的缺点用我们的大罪去遮掩”。

Voltaire 

万物都在演变。昨天还有人以为地球是宇宙的中心。为什么信仰就会在时光中停顿呢?其实是正好相反,当宗教作为怜悯的同义词时,同时会和谐的照耀着其他思想的精华。正如怀疑论者伏尔泰(Voltaire,1694至1778年)所言:“不论是在政治或宗教中都需要互相忍让。只有骄傲自满才是不容异己的 ... ”。

使内心冰冷火热起来

我们还忆起撒鲁尔(Zarur)关于包容的讲话:“宗教、哲学、科学和政治同属真理的四个方面,真理即是神”。

然而,要局限的或在成见冲突方面保持这些普遍的认知,一直是造成折磨我们的邪恶来源,尤其是关于宗教,在其最高意义。特别是宗教的团结精神,如果缺乏的话,会导致人与人相处之间的冷漠,末世的不冷不热。

只要存在残酷的歧视和社会不平等的罪孽就依然不会有和平

Arquivo BV

Mahatma Gandhi 

由于缺乏博爱造成了大量的物质方面的进步和道德与精神方面成熟度之间的差距。虽然总是来得及安抚情绪,然而,只要贪婪所造成的残酷的歧视和社会差异的罪孽不消除,我们就须凭着有效的教育加上宗教的大同精神去对付。如果我们没有选择类似的道路的话,就会陷入甘地(Gandhi,1869至1948年)所指出的现实情况:“以眼还眼,人类终将迷失自我”。

当人们将自己摆上的时候,优美的词句就会浮现。人类的文明就是这样的,至少就是我们所看得到的,奇迹般地在最糟时期生存下去。犹太法典《塔木德经》的智慧很实际的告诉我们:“和平对世界而言就如同酵母对面粉”。对极了!

Arquivo BV

Martin Luther King  Jr.

有些人喜欢在提及宗教精神时强调数千年的病态偏差。(当然我在此没有将有良知的历史学家和分析家的意见包括在内)我认为,我们的心应远离这些血腥好战的历史行为,凭着正义的力量,使得友爱共济胜于怨恨分离。仇恨是充满怨恨的人对付自己的武器。这是非常切恰的看法,正如马丁·路德·金( Martin Luther King,1929至68年)牧师所说的警句,他因捍卫其理想而牺牲自己的性命:“我们学会了如何像鸟一般的飞行和像鱼一样地游泳,但却没学会如何与弟兄相处的艺术”。

此外,神所期待人类的奇迹是希望人类学会自爱,而不是去研究如何运用反物质的武器摧毁自己。被造之物对造物主最好敬重其实是表现在每一个人的身上。当急之务就是恢复人性。

平和的德行

Tela: Gustave Courbet

Pierre-Joseph Proudhon

Reprodução BV

Eleanor L. Doan 

在《灵魂的思考》一书中,我注意到,只要人们之间继续存在侮辱人的无理特权,就不会有持久的和平,造成缺乏继续照亮人和民族的共济精神。正如蒲鲁东( Pierre-Joseph Proudhon:皮埃尔-约瑟夫·蒲鲁东,1809至1865年)写道:“靠着刀剑取得的和平,只不过是个单纯的停火罢了”。所以,在这几千年的“文明”中,无数的群众在武力、饥饿和疾病的屠杀中凋零丧命。... 耶稣一直在宣扬和身体力行友爱共济。正如我们是真正地相信这位神圣的领导,就应当为寻求解决万国痛苦的方法而奋斗。靠着平和的德行取胜。然而,在面对未来的挑战,不可将和平主义与性格的软弱混为一谈。那么顺便提一下作家埃莉诺·朵安(Eleanor L. Doan)的话:“任何懦夫都可以赞美基督,但要跟随祂却需要极大的勇气”。我们也不能忘记初期教会的基督徒的典范,反而要从他们身上吸取经验,并应用在现今世上,即是和平:“那一群信众都一心一意,...  他们开始一起居住在社区... 他们中间没有一个贫乏的,因为如果某人有需求,其他人都会用自有的去帮助。”(使徒行传四章32至34节)。

 

 若泽·派瓦·内托(José de Paiva Netto) 是作家、新闻工作者、诗人、作曲家和诗人。是博爱团(LBV)的董事会主席。巴西媒体协会(ABI)和巴西国际新闻协会(ABI-Inter)的正式成员,隶属于巴西全国记者联盟(Fenaj)、国际新闻工作者联合会(IFJ)、里约州专业新闻工作者工会、里约热内卢州作家工会、里约热内卢州广播节目主持人工会和巴西作曲家联盟(UBC),也隶属巴西中部地区文学学会。

是国际捍卫人权保护和公民与普世灵界事物概念化的标兵参考文献作者。据他所言,这些是“发自心灵最宽大价值观的摇篮,情感以及直觉思维之光的居所,涵盖超越人类灵性和物质领域升华的共同领域,如正义、真理、怜悯、道德、诚实、宽大为怀、友爱等”。